华体会体育

0339-475077985

在线客服| 微信关注
当前位置: 首页 > 后期工艺 > 折页海报

律师告诉你: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民事赔偿责任认定:华体会体育


本文摘要:简介:本案争议焦点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确认涉嫌事故归属于交通意外事故,能否据此确认驾驶员无过错?

简介:本案争议焦点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确认涉嫌事故归属于交通意外事故,能否据此确认驾驶员无过错?在本案中,虽然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确认涉嫌事故归属于交通意外事故,但交通意外事故并不等同于民法上的意外事件,交通事故责任并不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金责任。2009年6月17日,某汽运公司的司机鲍某驾驶员XXXX重型半挂车,在沪宁高速因左前轮爆胎致车辆失控与葛甲某所驾驶员的轿车撞,再次发生相当严重交通事故。事故造成史某当场丧生,葛甲某、葛某、鲍某伤势。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确认,该事故归属于交通意外事故。

华体会体育

涉嫌车辆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事发当日鲍某驾驶员车辆转入高速前,对所驾车右边第二桥外面的轮胎展开了补胎维修。事故再次发生时,涉嫌车辆码表已损坏,装载情况为3组。

案件审理中,涉嫌事故受害人就交强险赔偿金达成协议一致意见:交强险赔偿金限额优先赔偿金伤者葛某,交强险限额剩下部分赔偿金死者史某。法院裁决 一审法院: (一)葛某因交通事故损失的12万余元,由保险公司赔偿金7万余元 (二)葛某因交通事故导致的损失远超过交强险限额部分的4万余元,由鲍某所属的汽运公司赔偿金。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分析 本案争议焦点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确认涉嫌事故归属于交通意外事故,能否据此确认驾驶员无过错?在本案中,虽然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确认涉嫌事故归属于交通意外事故,但交通意外事故并不等同于民法上的意外事件,交通事故责任并不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金责任。故民事侵权行为赔偿金责任的分配应该全然以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确认的交通事故责任区分来确认,而应向伤害不道德、伤害后果、不道德与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及主观方面的过程程度等方面综合考量。(一)鲍某否有罪过?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1条规定:“驾驶员人驾驶员机动车上道路行经前,应该对机动车的安全性技术性能展开严肃检查;不得驾驶员安全性设施不仅有或者机件不合乎技术标准等具备安全隐患的机动车。

”本案中,鲍某在驾驶员车辆码表已损坏的情况下,仍将具备安全隐患的车辆驶进高速公路,主观上具备过错。涉嫌车辆再次发生爆胎后,鲍某在车辆制动器、路面情况皆长时间且车辆是3组的情况下,没能采取有效的合理措施,造成车辆撞断隔离带护栏后冲进逆向车道,与长时间行经的葛甲某驾驶员的车辆再次发生撞击,导致葛某伤势。该事故的再次发生并非无法意识到,事故后果并非不可避免。

因此,鲍某主观上不存在一定过错,其失当不道德与伤害事实的再次发生不存在因果关系。葛甲某归属于长时间行经,主观上不不存在任何罪过。鲍某是汽运公司的雇用司机,案发时正在遵守职务。

因此涉嫌事故的法律后果不应由汽运公司承当,汽运公司应付葛某伤势后的合理经济损失分担全部赔偿金责任。保险公司指出事故归属于交通意外事故,鲍某在事故再次发生时无过错,主张应该在交强险无责任赔偿金限额内赔偿金,是对民法上“罪过”的片面说明。

应该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金葛某的经济损失。(二)交通事故责任书与民法侵权行为案件的归责原则有所不同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该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置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该写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递送当事人。”由此可知,交通事故认定书本身并非行政要求,而是公安机关处置交通事故,作出行政要求所依据的主要证据。

交通事故认定书中交通事故责任的确认,主要依据的是《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行条例》等法律、行政法规。故在分析判断交通事故责任确认时,与民事审判中分析判断侵权行为案件限于的全部民事法规展开分析有所区别。并且,确认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与侵权行为案件中的归责原则不完全相同。(三)交通事故责任与民法侵权行为责任所规定的“罪过”有所不同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1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该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不道德对再次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起到以及罪过的相当严重程度,确认当事人的责任。

”从交通事故认定书区分责任的依据来看,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确认交通事故的责任有两个因素,即行为人对交通事故所起的起到和罪过的相当严重程度。但是该“罪过”“起到”与民法上的“罪过”不是同一概念。在交通事故中,行为人有同等的罪过不一定分担同等的责任,罪过大的不一定是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人。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2条规定:“再次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离现场的、逃离现场的当事人分担全部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也有罪过的,可以减低责任。

当事人蓄意毁坏、假造现场、吞噬证据的,分担全部责任。”由此可知,此类交通事故归责的依据不是再次发生侵权行为时的罪过大小,而是侵权行为再次发生后其他违法行为。因此,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展开交通事故责任确认时归责方法与民法上的归责原则不存在差异。

此外,在举证责任开销、责任人的范围等方面,交通事故责任确认也与民事诉讼不存在不同之处。综上所述,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处置交通事故,作出行政要求所依据的主要证据,虽然可以在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用于,但由于交通事故确认与民事诉讼中关于侵权行为确认的法律依据、归责原则有所区别,故交通事故责任不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金责任。因此,交通事故认定书无法作为民事侵权行为赔偿金责任分配的唯一依据,行为人在侵权行为中的罪过程度,应该融合案情,全面分析全部证据,根据民事诉讼的归责原则展开综合确认。

故当事人遇上交通事故案件时,无法把“交通事故认定书”当成唯一的法律依据,应该要谋求律师的协助,寻找合理、合法的法律依据,为自己的合法利益展开确保,增加实际损失或减少经济赔偿金。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体育

本文来源:华体会体育-www.savemdmid.com

客户案例Customer case
  • 华体会体育|中韩自贸协定FTA签订过程时间表 年内有望生效
  • 美国飞往加拿大航班收威胁信息 紧急迫降温哥华
  • 圆月下畅泳:艺术家创月亮博物馆 民众似遨游宇宙(图)|华体会体育
  • 缅甸遇40年最大洪灾已致47死 向国际社会求助
  • 图解智利地震知多少 历年智利地震时间地点震级介绍:华体会体育
  • 华体会体育|应用材料携新加坡研究局扩大合作强化散出封装技术
  • BlackBerry推新合作伙伴计划这次的目标是物联网-华体会体育
  • 华体会体育-备战2018冬奥会:美国滑雪队积极尝试VR训练方案
  • 华体会体育-南极洲惊现350千克巨型鱿鱼大王酸浆鱿 被冷冻保存
  • 华体会体育|日本渔民捕获“4米”巨型鱿鱼 体重50斤从未有过